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插进去一点算不算呢
插进去一点算不算呢

插进去一点算不算呢

连日不绝的秋雨总算在黎明前停了下来,此时明媚的阳光久违的挥洒在地面 之上,祥和而安逸,爆炸后的卡瑟兰已逐渐恢复了往日的生机,村民们早早的就 开始继续修葺破损的房屋,靠近议政厅的广场上则架起了食物发放棚,成熟动人 的美丽少妇则在忙碌分发着面包与麦粥。
 
  在一位老者感激的接过手中的面包后,安娜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今天从一 早开始她便在为这些无家可归的村民们准备着食物,由于卡瑟兰的附近仍不算太 平,导致敢来此地的商人变得寥寥无几,而在这种情况下,商人们自然是不会放 过这坐地起价的机会,但好在之前仁给的金币仍能让她准备足够的食材。
 
  一道视线远远的望着自己,安娜可以隐隐的感觉到,她知道,那是她的前夫 罗德·凯文,罗德现在是卡瑟兰的自卫队队长,虽然自己与他之前的缘分已经没 了,但他现在为卡瑟兰所作的事,她还是认同的,但前几晚发生的那件事…让她 一时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男人。
 
  几天前的晚上,她的弟弟安普像发了疯一样袭击了她,而让她不敢相信的是 自己的亲生弟弟竟然想要玷污自己的身体,她试着反抗,但得到的却是一记毫不 留情的重拳,当她从短暂的昏迷中清醒时,竟发现安普正将那肮脏的肉屌夹在自 己的双乳之间快速抽插,而她也是第一次知道,弟弟的肉根竟然有如此惊人的长 度…
 
  屈辱的姿态让她仿佛重归旧日的噩梦,小时候父母总说她生得漂亮,以后肯 定有很多的福分,但对她来说,自己的容颜却如同诅咒一般不断招来厄运,安普 发现自己醒来,不仅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揪起她的头发使她被迫用力抬头,如 此一来她便看到那根长硕的大鸡巴不断冲出自己的乳房,最终紧紧的撞在了她的 嘴唇之上。
 
  『不…』
 
  没等她继续说完,弟弟的大龟头已挤进了自己的嘴巴,快速的抽插更让她猝 不及防,她再次试着反抗才发现身体被完全压住,唯一能做的便是不断摆动自己 的双腿,却徒增了弟弟脸上的兴奋。
 
  『就是你这张高傲的嘴巴?教训我?你只适合吃男人的鸡巴,今晚要先在你 这欠操的小嘴里射上一发,然后狠狠的肏烂你的骚穴,喔…你这对奶子是罗德那 个家伙揉大的吗?我真该谢谢那个家伙』
 
  安普不断加大力度,屁股坐在姐姐光滑的皮肤上快速抽摆,肉棒被那丰满而 弹滑的大奶子挤在中间舒服极了,更棒的是自己的龟头反复冲破小嘴的防线,感 受着姐姐口腔内的温热,但他讨厌这个姐姐,从小时候他就不明白安娜为什么总 是讨厌自己的长相,他无论走到哪都会被别人夸,他的姐姐同样如此,但她为什 么不能像自己一样享受这份天赋?当然他不知道,安娜从小除了听到大人们的称 赞外,也同样能感受到那一支支充满了淫欲贪婪的目光。
 
  越想越气的安普不断加速,安娜则经受不住这猛烈的爆肏,已经开始变得呼 吸困难,安普也并不在意,看着姐姐开始翻白的双眼,他反而感觉到了报复的快 感,他越肏越快,越插越猛,肥硕的巨乳被撞出啪啪的声响,泥泞的口水被挤出 那诱人的小嘴,几近昏迷的安娜本能的翘起舌头,安普则认为是这个荡妇舒服的 表现,竟然在被弟弟的口爆中产生了快感,他双手用力的压上姐姐那对丰满的大 奶子,同时身体用力一挺,就在安娜完全窒息的一瞬间,浓稠的精液噗噗的喷灌 而去,安普大约在姐姐的小嘴中喷射了三秒左右便舒服的向后微倾,脱离了包裹 的肉屌仍旧猛烈的激射着禁忌的白浊,安娜失神的脸上不断被弟弟的精液喷洒附 着,最后几乎整个美艳的脸颊都被这淫靡粘稠的精液所覆盖。
 
  搓了搓自己的肉屌,将最后一点精液摸到了安娜傲人的酥胸上,这对沉甸甸 的雪白大奶子,肯定被镇上的男人们幻想蹂躏了无数次,如今却只配给自己擦拭 肉棒上的精液,安普觉得自己可以紧接着再来一发,他的性欲比一般人更加的旺 盛,这肯定也是自己那下贱的妻子爱上他的理由之一,他用手扣了扣姐姐那饱满 的肉蚌,竟发现已经有爱液流了出来,贱货,他在心中冷笑一声,走下床沿后他 捧起姐姐的一条丰腴美腿,将她昏迷的胴体微微侧起,心中稍稍是有些怕她被自 己的精液呛死了。
 
  雪白滑嫩的大腿抱在身侧,让他兴奋的用舌头在上面反复舔舐了几口,柔软 而紧实,这让他忍不住再次轻轻咬了上去,在那白脂嫩肤上留下了两排属于自己 的印记,而安娜则因为这一咬发出轻微的娇喘,他心中一笑,扶起自己再次勃起 的硕长大屌,紫红的大龟头熟练的找到了姐姐的蜜穴洞口,微微用力,龟头开始 慢慢挤进那温热的肉穴,安普屁股再次收紧,然后猛地向前一顶。
 
  『铛铛铛』
 
  突然的敲门声吓得安普一顿,竟没能顺利突入,但硕长的肉屌还是将龟头整 个塞了进去,没想到姐姐的淫穴竟然还如此的紧,都被这么多男人肏过了,还能 拥有这紧如处子的肉壶,或许自己应该把她调教成专属的婬胬,说不定还为自己 赚上一笔。
 
  『铛铛铛』
 
  再次响起的敲门声让他一怒,谁他妈在这个时候打断自己的好事?正在他准 备无视敲门再次挺臀时,刚刚醒来的安娜用尽全力,趁机一脚踹到了安普的小腹 上,一时重心不稳的他连连后退,轰的一声撞倒了身后的柜子,而听到巨响后外 门被突然打开,卧室外传来了那有些熟悉的声音。
 
  『安娜?你没事吧?』
 
  当罗德看到卧室的景象时,他愤怒的大吼一声,提着刚刚爬起的安普领子就 是迎面一拳,鲜红的鼻血瞬时从那张俊美的脸上喷涌而出,安普被这一拳打蒙了 神,垂下的肉屌竟噗的一声射了罗德一鞋,这下让他变得更加的暴怒,猛烈的拳 击不断的轰击到安普的脸上,当罗德冷静下来时,哪里还有什么英俊的青年,剩 下的只是一张血肉模糊的猪头。
 
  这件事后安普被罗德扔进了监狱,而让安娜有些感动的是罗德对那晚的事没 再提起,当然感动之后剩下的更多是尴尬,如果半年前他也像如此,此时他们或 许已经解开心结,重新成为了那对敬爱如宾的平凡夫妻,但如果只能是如果,此 时的她,心中已有了别人。
 
  想到这安娜心中竟多少觉得有些愧疚,她向罗德的方向看了一眼,此时自卫 队的副队长迪伦·瓦伦丁则刚好走过去与罗德说了什么,罗德点点头后再次望了 过来,四目相对让安娜又感到了那份微妙的尴尬,但没等她扭过头去,就看罗德 对她点了点头,便带着迪伦离开了,这个时间,应该是自卫队每日例行外出巡逻 的时间了。
 
  之后安娜便继续分发了剩余的食物,收起早饭棚后镇长来找了她一趟,主要 是告诉安娜,她之前提供的资金已补上了镇上剩余建筑材料的缺额,并对此表示 了感谢,简单的闲聊过后安娜多少觉得舒心了不少,但想起来接下要做的事,她 还是稍稍皱了皱眉。
 
  罗德将安普关到监狱之后,似乎又去过两次,安娜从那晚的事后还没去看过 他,但她昨天下午在与镇上的医生闲聊中得知,罗德每次去监狱后,安普身上的 伤总要添上一些,并且从上次之后罗德就吩咐狱卒不再给安普提供食物,医生担 心他的身体这样很难支撑下去,虽然安娜的怒火还没消去,但如果自己仅有的这 个弟弟因为自己死了,父母的在天之灵恐怕再难瞑目。
 
  想着她打包了一些简单的食物,决定去监狱一趟,这时一位老妇人带着一个 五岁左右的小丫头向自己走了过来,小丫头有些眼熟,似乎是叫莎琳还是莎莉来 着,安娜早些时候还给她们分过食物。
 
  『安娜大人…』
 
  『?老人家言重了,你叫我安娜就好了』
 
  『不,安娜大人是我孙女的救命恩人,怎么可以直呼您的名字』
 
  『呃,没关系的,叫大人我反而感觉怪怪的,您说我救了您的孙女?或许是 您认错了人?』
 
  『不,没有,老妪虽然年事已高,但记忆力还不错,您可能不认得我,我的 女儿凯丽几年前嫁到了卡瑟兰来,您可能认识』
 
  『嗯,我认得凯丽,她…哦…我很抱歉…』
 
  『哎,凯丽这丫头从小命就不好,跟我吃了不少苦,好不容易后来认识并嫁 给了现在的丈夫,原本以为她以后能过上富足的生活,却没想到那场爆炸…知道 这场灾难的消息后我便连忙从村子赶了过来,但他们夫妻两人都已被埋在了那片 废墟之下,只留下了这可怜的孙女』
 
  安娜蹲下摸了摸丫头的头,问道。
 
  『吃饱了吗?』
 
  小丫头有些害羞的退了一步,稍稍拽了拽外婆的裙摆。
 
  『她吃饱了,莎琳这丫头有些怕生,我当时找到她时她几乎都要瘦成了一只 小猴子,大概也因为这样她才侥幸躲过了清扫者的扫荡,我听说卡瑟兰不少幸存 的孩童都被人掠去了,老妪也并不不富裕,在当时的情况也只能勉强找到一些不 足果腹的食物,这孩子眼看有几次都要饿死过去,好在之后您回来了』
 
  『我只是做了…我能做的』
 
  『不,我听说原本这里的很多富人,都在爆炸后逃离了卡瑟兰,像您这样的 善人还是少的,您确实救了我的孙女,还有很多其他的村民,他们都很感激您』 
  『…』
 
  安娜虽然明白自己做了力所能及的善事,却没想过在老人的眼中却是如此重 要的大事,老妇人再三道谢后便带着孙女离开了,被问到她们现在有没有自己的 住处时,老妇人告诉她不用担心,镇长为她们准备了临时的住所,而之后去监狱 这短短的路上,安娜又遇到了两位前来道谢的镇民,而两人则都是因为知道了后 续补足的石材,是由安娜所提供的资金购置的。
 
  所以当安娜来到监狱时,之前心中的那点阴霾倒也消失不见了,几天前的那 晚安普曾对她说,她对与卡瑟兰的镇民来说,不过是被人轮番…操弄过的…贱货 …这句话当时仿佛在她的心上扯开了数条深深的伤口,但到此时,已然成为了无 足轻重的犬吠。
 
  进入监狱后安娜便感觉到了一阵阴冷,看守的两名警卫此时还正在打盹,看 到安娜进来连忙起身问候,安娜也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并给他们带来一些之前一 并准备的早饭,两人连忙道谢后便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其中一人更是激动的满 脸通红,时不时的偷瞄下安娜那婀娜的背影,在她推门进入地牢后,另一人才小 声的说道。
 
  『别看了,看了也没用,以后咱们也只有叫大嫂的份』
 
  『这么好的女人当初怎么就舍得分了呢…』
 
  『你不知道?』
 
  那名士兵听到这,立刻兴奋的讲述起自己听来的各种传闻,仿佛自己每次都 身在现场一般,听得另一名同伴脸色阴晴不定,一会之后便捂着下体坐了下去。 
  完全进入地牢,就和外面成为了两个世界,阴暗的密室里只有寥寥几个火把 挂在墙上,即使外面此时正是阳光明媚的白天,这里也如同乌云遮蔽的黑夜,这 还是安娜第一次来到卡瑟兰的地牢,难闻的气味加上四处痛苦的低声呢喃,让她 不禁浑身发毛。
 
  此时地牢里关押的几人多是期间投降的清扫者,激烈反抗的一般不是逃了便 是让自卫队当场杀死了,安普的位置因为最靠近入口,所以狱卒也就没有陪同下 来,毕竟这里的味道可不是早饭前的最佳伴侣,安娜看着蜷在角落的男人,一时 不太确定是不是自己的弟弟。
 
  『安普?』
 
  听到声音,男人抽动了一下,而周围几个牢笼内的人也都抬了抬头,只不过 他们到此时多少都被殴打折磨过,加上卡瑟兰的粮食也因为他们的原因变得非常 昂贵,所以牢狱之中的伙食自然可想而已,食不果腹的众人大多都只是有气无力 的看看,而安普抬起头来,看着牢笼外的姐姐,竟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看着哭得像个孩子的弟弟,安娜却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感觉,换作以前她恐 怕早已心生恻隐了,但此时的她,似乎已从心底放弃了这个弟弟。
 
  『姐…我错了!原谅我吧…』
 
  『…』
 
  『那…那晚只是我一时糊涂,我不该那样…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告诉罗德 大哥,让他放了我吧』
 
  『…』
 
  『姐,你说话啊,我真的知道错了』
 
  看着一言不发的安娜,安普心中越发着急,他知道自己这次是做过火了,但 隐约间他觉得安娜最终还是会原谅他。
 
  『我问你,我给你的钱,在哪?』
 
  听到这个意外的问题,安普一愣,但还是老实的交代到。
 
  『我…输掉了…』
 
  『所以你根本没有联系所谓的商人』
 
  『没…没有…』
 
  『所以从一开始你就不认识什么商人?』
 
  『这,我认识,这个我真的认识,我一开始是想…』
 
  『够了,我今天来这,只是看在父母在天之灵的份上给你带来一些食物,我 会尽量不让你饿死在这,但你我之间再没有血缘关系』
 
  『姐!你不能这样啊,我知道错了,真的错了,你看我已经这么惨了,你就 原谅我这一次吧』
 
  惨?或许是的,此时安普的脸上青紫交接,几乎看不出一丝帅气的模样,一 些愈合不久的伤处也在刚刚激烈的哭喊中再次裂开,或许对于自己那晚的经历这 样是够惨了,但安娜仍旧无法原谅他,他是自己的亲弟弟,自己在这个世上仅剩 的唯一亲人,而他却用自己所最惧怕的方式,背叛了她。
 
  『这些食物你吃了吧,以后我会拜托狱卒转交给你,我希望你能承担完自己 的后果,出狱之后你便离开卡瑟兰,永远不要回来,也永远不要再找我』
 
  说完安娜将食物扔进了牢笼,安普迟疑了一下但还是连忙拿出布中的面包大 口撕咬了起来,当他看到安娜直接转身离开时,用沙哑的声音喊道。
 
  『姐!等等,求你,就一下』
 
  安娜转头静静的看着他,安普知道这个关头自己说什么也没有用了,而既然 安娜说自己可以出狱,那么她并没有打算置自己于死地,于是开口道。
 
  『你…能不能让罗德大哥他,不要再打我了』
 
  『他为什么要打你?』
 
  『这…他仍旧爱着你』
 
  『这不关你的事』
 
  说完安娜转头要走,安普慌忙喊道。
 
  『我错了!我是说,他以为那晚,我…』
 
  『你怎么了?』
 
  『我…把你玷污了』
 
  听到这安娜浑身一颤,咬着牙说道。
 
  『你没有吗?』
 
  『我…我是说,他以为我…插进去了,我跟他解释了但他不相信…』
 
  『难道你没有吗?』
 
  安娜的声音越来越颤。
 
  『这…只进去一点,应该不算吧…你跟他解释一下,就说我没有插进去,叫 他不要再打我了,这样下去我真的会被打死的』
 
  安娜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双眸之中闪烁起一层泪花,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了 地牢,留下背后持续不断的求饶呼喊声。
 
  从地牢出来,安娜的心情还是不出意外的变差了,原本她准备了很多教训弟 弟的话,她以为自己可以看到弟弟真心悔改的那一面,但显然她高估了自己的弟 弟,牢狱中的那个人,只是单纯的恐惧于殴打和囚禁,对于他真正的错,他根本 没有思考过。

【完】